香港01在香港開源年會前的訪問報導

五月尾香港01主動邀請我們做訪問,藉著兩小時閒談,我希望借報導在年會前吸納十個八個新人來參加。

香港是一個集中銷售部門的城市,因此十分缺乏一些非銷售的信息和活動,我辦開源會議的原因就是以少少力量,來填補這個大缺口。我想在香港本地參加開源年會,自己出手辦,便能如願參加。

「唔希望搞到叻人去哂外國」

記者用了我這句來做了 soundbite,可能記者都感受到近年人才流失。當時我想起一位香港開發者去了英國,在一間網站安全公司工作,便說了這句話。亦已知今年年會有兩三位本地講者和參加者,也在年會後離開香港,到歐洲和澳洲工作。

我自己也有到歐美工作的想法,從Beyond到日本以至家駒事件,我也明白理想也許和現實不同。雖然香港慢慢變得不是香港,但這刻還是有半點「香港是我家」的感覺,而且神帶領我偶然找到較合適的教會牧養慢慢栽培,亦擔心轉到外地後的教會生活。

三件事:Python、安全性、博出名

「曾試過用開源程式語言Python為客戶開發軟件,卻被質疑安全性不足,甚至被批評他們藉此「搏出名」。」

當天我簡述曾遇到幾件不同的事,報導中把當中三件串在一起,看起來加強報導效果,所以我想寫下這文來記錄沒詳細說明的部份。

十幾年前創業時,我曾到一個潛在客戶開會,推介採用 Linux 伺服器系統。但客戶的資訊科技主管說,開放原始碼會增加系統入侵機會,然後我已沒有打算會接到這個潛在客戶的單,便說教 Linux 的安全性是比專屬軟件安全,以及對用家有更多的好處。

去年初跟一位認識數月的好朋友見面,她一位從事資訊科技的朋友說,我做這些會議都是為了名聲。我心中對這說法,從空白到後來累積一點一點的不滿,第二天早上爆發了出來,也讓我失去當時最好的朋友。雖然我知道答案,我不是博出位。雖然我也知道可能因她朋友所言而導致壞事情發生,但我也一直不斷思想和檢視自己所做的,我是否真的「博出位」?我也思想自己在不同方面事情上安排,以及祈求這件壞事有一天能得到回轉,能得回一個好朋友。

去年接了一個 Python project 來做,取代原有以 asp 開發的程式。但聽說在客戶那邊的資訊科技部門,在會議上因保護自己工作,而說「怎麼有人會用 python?」,我沒想到十幾年前的情況仍然繼續。我心想,Google、Dropbox 在創業時已用 Python,又豈能說 Python 沒有人用?香港就是存在不少這種只用 Microsoft 專屬技術的資訊科技主管。

步往2018

我在今年年會開幕演說時,說到明年也會繼續年會。雖然回歸後20年來看見香港步入困難,近來我也感到心淡,不論是別人或自己辦年會,明年這些開源會議也必繼續。

延伸閱讀

香港01港聞 – 港企業不重視IT 辦開源年會自強「唔希望搞到叻人去哂外國」

Opening Speech of Hong Kong Open Source Conference 2017

The Honourable Legislative Councillor Charles Mok,
Dr. Toa Charm, Chief Public Mission Officer, Hong Kong Cyberport Management Company Limited
Dr. Haggen So, President, Hong Kong Creative Open Technology Association
Distinguished Speakers, Guests, Fellow Hackers and 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Supporters, welcome to the fifth Hong Kong Open Source Conference.

When I was founding chairman of Hong Kong Linux User Group in 1997, I starts to involve in this global open Source community.

10 years ago, I hopes I will visit FOSDEM in Europe with several thousands of open source developers.

In 2011, it is my first year to attend COSCUP in Taiwan, attending my first open source conference in my life, joins with other 1,200+ participants. It was tearing in my heart to meet with wonderful open source community outsides Hong Kong in person.

In 2016, according to Linux Weekly News’s community calendar, open source conferences occurs in 90% of days between March and November.

5 years ago, we started the first Hong Kong Open Source Conference, and try to bring overseas developers and global open source technology culture to Hong Kong. It is an only opportunity for Hong Kong people to meet them in Hong Kong, without travel to other cities.

This is my heart to organise Hong Kong Open Source Conference and we must continue in next year. And we looks forward the conference becomes the Hong Kong or Asia version of FOSDEM.

And I would like to thank our sponsors.

Platinum Sponsor is Cyberport.

Gold Sponsors are Gandi and IBM.

Silver Sponsors are MySQL and Microsoft.

Prize Sponsor is Jetbrains.

Drink Sponsors are Tranquini and Glaceau vitaminwater.

And 3 Patrons who are individual supporters.

Thank you all of them and thank for all of you to participate HKOSCon.

Thank you.

(It is original script of Opening Speech of Hong Kong Open Source Conference 2017 by Mr. Sammy Fung, Conference Chair, HKOSCon 2017)

Google Slide: https://docs.google.com/presentation/d/1l3yUbDTVmGwClPTqxW6vDGZ8DZKH2TK4nmwdenTlqQ8/edit?usp=sharing

HKOSCon 2017 Opening – Recorded Facebook Live Stream: https://www.facebook.com/hkoscon/videos/1935210853413789/

6年香港開放數據發展停滯不前

還有一星期就到國際開放數據日 [4]。從香港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 OGCIO 在 2011 年推出公共資料 (Public Sector Information,簡稱 PSI) 網站資訊一線通 data.gov.hk 服務,2015年改版至今,這 6 年香港的開放數據發展仍停留害怕真正的開放數據所帶來的新科技、新經濟、新社會的轉變,甚至連「開放數據」(open data) 這名詞也在文字內容中避談,只有口談。

應用程式開發者和數據分析師喜歡開放數據,因為可以輕易使用外,還可以為大眾開發更好的應用程式和數據應用,帶來更大和更好的社會利益。而近年香港提倡大數據 (big data),但同時嚴重缺乏推動開放數據,令大數據技術只局限各機構、公司、開發者自行用自己掌握的數據來開發數據應用,而不能做到真實大數據中數據種類 (variety) 所帶來的效益。

2016年香港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 [1](註a) 開放數據的資訊述要,已清楚說明開放數據定義上,都包括授權數據使用者不受限制、自由再用。文件結語亦指出,開放數據的價值來自數據是否被廣泛應用。因此,開放數據必須以使用者為中心,切合他們的利益和要求。

文件亦提到,World Wide Web 萬維網發明家英國人 Tim Berners-Lee 爵士所提倡五星開放數據實踐方案 [2],實踐方案中最基本要求是授權自由使用數據,這才能成為一星級的開放數據,然後另一個要求是機器可讀 (machine readable),便能成為二星級的開放數據,還有其他條件才能達到最終的五星級開放數據。英國政府亦根據 Tim Berners-Lee 這套方案來訂立一套清晰的標準 [3] 來開放政府數據。

香港政府部門及公共相關服務機構和公司都擁有不少數據,亦提供給公眾閱讀或使用。但從6年前直至今天,香港仍未有真正的「開放數據」,面對的困難有兩方面:

1. 非開放授權;
2. 數據實用性。

目前香港各種數據或資料授權上,不少數據都是不能再轉發 (non-redistribute)、不能作商業用途 (non-commerical),甚至不能自由取得,必須先開設及登入帳號才能得到。而提供的數據亦缺乏實用性,應用程式開發者和數據分析師難以使用香港的開放數據,只能自行從各式各樣資料文件或其他方法,來發掘和收集所需的數據,大大增加所需時間和資源。

在缺乏開放數據,除了應用程式開發者和數據分析師需要多花工作和時間來取得資料外,亦或局限他們如何使用從互聯網及其他方式收集回來的數據及資料。

科技發展應該接受以新思維來發展,而不是停留在傳統或稱 Old School 的思維來發展。希望香港能盡快在開放數據發展上,繼續向前走。

[1] http://www.legco.gov.hk/research-publications/chinese/essentials-1516ise18-open-data.htm
[2] http://5stardata.info/en/
[3] http://guidance.data.gov.uk/five_stars_of_openness.html
[4] https://opensource.hk/open-data-day-hong-kong/

(註)
a. 該文件把 open data 中譯為開放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