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工作壓力中尋找人生

這半年我閱讀楊錫鏘醫生寫的「召命 – 以生命回應神的召喚」一書,我認為可修飾內容向未信者分享,此書可帶領人思想我們的工作和人生。已返天家的楊醫曾在中神教授一科有關門徒召命的科目,他將課程內容寫成此書,每章引用兩三段經文來談召命。

本文我先引用第13章:面對現實的壓力來談從工作壓力中尋找人生。其中半章提到:當我們把工作純粹視為一份職業,許多職場上無形顧慮,許多不成文的潛規則或禁忌接踵而來,令我們壓力大增。同時,工作好像控制了我們,由工作擺佈而不敢輕舉妄動。

如果把工作當成自己人生的召命,這個召命即是以我們的人生去幫助人、服務社會、或是服務家庭,而不是一份職業。外來壓力或環境的挑戰能令我們看清楚自己的工作,使我們確認召命的方向,透過我們的工作和人生態度再表現出來的。

不論你留下來,還是有一個想法轉換工作,或者要移民,我們先選擇人生召命的大方向是甚麼,你的興趣、能力、天份通常都與你的召命配合,你可以按它們來決定,只要這決定不是出於欲求便可。總要反省你是否正在做著這召命要你做的事情,最重要是看你能否在這個崗位上做到你應該做的事。

如果你思想人生和工作時,想找人商討或細訴,我可以作聆聽者,或者可以作出一些回應或提出一些思想方向。

阿摩司和亞瑪謝的對話

如果你已信主,我再引用書中內容,從聖經經文再看上述說法,用回我們基督信仰的說法。在阿摩司書7:10-17,阿摩司和亞瑪謝兩位南北國先知的對話 。亞瑪謝認為阿摩司來北國講些不該講的壞話,阿摩司就是肯定不受歡迎,是政治不正確,不如閉嘴啦。

從亞瑪謝對工作的看法,帶出當我們把工作純粹視為一份職業,許多職場上無形顧慮,許多不成文的潛規則或禁忌接踵而來,令我們壓力大增。同時,工作好像控制了我們,由工作擺佈而不敢輕舉妄動。無形中把工作當成一個偶像來膜拜,工作或上司取代了神的位置。

而阿摩司怎看他的工作?阿摩司原是「修理桑樹」,當時修理桑樹必須掌握好技術,所以實際是一門專業。如果阿摩司只是志在賺錢,留在南國猶大大把機會和金錢,犯不著千里迢迢來北國做這些工作。對阿摩司來說,工作是一個召命,不是一份職業。外來壓力或環境的挑戰能令我們看清楚自己的工作,使我們確認神的召命。關鍵在於你以誰為上司,亞瑪謝的上司是北國以色列王耶羅波安,阿摩司的上司卻是那位呼召他的神,因著耶和華的吩咐,他就遵命。

對阿摩司來講,神要他傳達以色列的預言;對我們來說,神或許不是要我們講甚麼預言,而是要我們仗義執言,為別人發聲,總之是做神要我們做的事。每個人都有一篇道。即是你不是傳道人,他也有一篇道,有一個神要你傳給別人的信息。道不一定是講出來,也可以是活出來的。

不論神是要你留下來,還是給你某個異象,或者要你移民,你都是沒有選擇。工作也是召命的一部份,你的興趣、能力、恩賜通常都與神給你的召命配合,你可以按它們來決定,只要這決定不是出於欲求便可。總要反省你是否正在做著神要你做的事情,最重要是看你能否在這個崗位上做到你應該做的事。

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諮詢意見書

電話智能卡

敬啟者:

本人關注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諮詢內容,對創科及通訊業界的影響。意見如下:

  1. 實名登記制度對打擊科技罪案缺乏效果

本地卡和本地號碼並不是科技罪案的唯一途徑,不法之徒亦可以海外或漫遊卡進行罪案。本人不時從新聞了解,很多科技罪案因不明的嫌疑人從海外或漫遊通訊而未能偵破。本人認為政府應尋找國際合作,共同解決,不能簡單透過本地立法就能打擊相關科技罪案。

  1. 實名登記制度對多方造成很大影響

首先,限制每名用戶只能向每個持牌人登記三張儲值卡,做法嚴重影響創科及通訊業界。屆時開發者不能向服務較好的單一電訊商,大量申請和登記儲值卡作創科應用,而且開發者的增加行政成本處理實名登記和修改登記。同時香港年青人以個人創業方式開發創科方案,實名登記制度亦影響個人身份的創科人士,所以區分商業和個人用戶亦不合適。

而通訊業界的生意受到影響外,電訊商和業界亦缺乏充足時間開發實名登記系統。

真實創科發展並不只限於使用文件中所謂機對機 (M2M),一來定義十分含糊,二來開發者亦會發展人、機兩者結合的應用方案。

本人一直注意到,香港政府政策一直支持創科發展。本人認為 5G 通訊和物聯網 IoT 時代剛起步,預見未來 5G 智能卡對全球個人和商業用戶需求急升,我們應先讓創科及通訊業界自由發展 5G 應用。如香港過早立法限制通訊,會妨礙香港創科及通訊應用發展,進一步落後其他國際城市。

雖然諮詢從一個月延長至一個半月,但政府缺乏與廣泛創科業界代表討論從技術角度如何能有效解決問題和實施,所以諮詢到實施過程過急。加上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香港和國際社會和經濟發展,本人建議政府暫緩為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立法。所以本人反對本年度進行相關立法,有待疫情過後,再另行與更廣泛的創科及通訊業界代表會面,共同商議可行的技術和法律解決方向。

Sammy Fung

回應對安心出行開放源碼的誤解

昨天我提議政府應該以開放源碼方式,開放安心出行的源碼。本意希望大家以正面的方法,讓政府和社會共同解決爭議。

我對昨晚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OGCIO)透過 facebook 專頁回應筆者和業界要求時,所寫的技術知識感到震驚,同時對政府沒以正面的技術方向回應業界和社會要求感到失望。

就 OGCIO 回應的第一段,指出 Google 和 Apple 的 Exposure Notification(GAEN)的源碼並不開放。筆者認為這回應並不對應業界要求開放安心出行的源碼。一來,業界要求開放安心出行本身的源碼,並非安心出行所使用的第三方程式庫(3rd party library)。二來,開放源碼定義(The Open Source Definition)第九點寫明:授權並不能限制其他軟件(License Must Not Restrict Other Software),意思是連同開放源碼一同發佈的第三方軟件時,不能限制第三方軟件的授權方式。

所以從技術來說,假如日後安心出行開放源碼版使用 GAEN 的 API Calls 時,明顯不需要開放安心出行所呼叫的外部 API 背後第三方程式庫的源始碼。

OGCIO 回應的第二段,指出安心出行使用某大學夥伴研發團隊提供的軟件,亦是 OGCIO 認為不能開源的理由。一來,筆者上述說法亦可套用在這點,就算安心出行必需把大學提供的軟件源碼結合,都只會透過 Function calls 來做,可以無需公開大學提供的軟件源碼。只需在說明文件列明程式需要購買某大學提供的軟件,該大學團隊名稱和聯絡方法。這更可以幫助該團隊宣傳他們的研發產品,增加應用和獲得資金機會,可見開放源碼亦可帶動非開放源碼的創科發展。

至於開放源碼與資訊保安之間的討論,已是一個很古舊的討論。國際業界早在十幾年前已認同開放源碼與否跟資安無關,而且開放源碼與其no vendor lock-in更能幫助產品擁有人(product owners)和用家更快修補臭蟲(bugfixes)。

在 OGCIO 回應前,筆者亦留意到香港01的報導,訪問承接安心出行開發的創奇思(Cherrypicks)創辦人趙先生。當時趙先生透露他知道局方將在短期內提出新建議,並表示由局方宣布新建議更為合適,而未提及更多新建議詳情。筆者不知道 OGCIO 回應前,有否詢問作為業界一份子創奇思的技術意見呢?

筆者呼籲政府機構正確了解開放源碼,並繼續以開放源碼協助社會正面發展。亦希望政府機構繼續並加強宣傳(promote)開放源碼。

筆者提議政府再向業界了解,重新考慮以開放源碼方式,開放安心出行的源碼,希望各方早日以正面的方法共同解決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