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應推展開放數據

香港2019年區議會選舉結果出人意表,非建制派在17區區議會獲得大多數議席來主導議會,新議員較多使用互聯網科技,亦能接受較開放的議政文化。因此是好機會在區議會層面推展開放數據,並在這任期內制訂開放數據標準程序來達至開放議會。

區議會的議政水平影響地區居民生活,加上近月社會事年亦推動多些年青人和當區居民走出來關注地區事,而不少候任議員亦與熱心居民有所聯絡。而civic hacking亦在香港社會事件到區議會亦發揮不少作用,新一屆區議會應成立各區數碼社區小組,定期讓區議員、開發者、社區工作者等交流,討論如何創造更多高質素的社區開放數據,透過開放合作關係,讓區議會與居民從地區層面共同建立智慧城市。

我建議:

  • 訂立開放數據SOP,讓開放數據成為區議會常規。
  • 建立開放數碼溝通平台讓區議會與地區居民一直交流和合作。

為推動開放數據發展,萬維網發明人Tim Berners Lee 爵士製訂五星開放數據分級條件。如區議會能以至少乎合三星級開放數據條件為標準,提供開放授權、使用結構性數據及採用開放文件格式,開發者和數據分析師便能輕易地創造有利地區發展的軟件和分析。

在2019年12月中,區議會只透過政府公眾數據平台提供三個CSV數據集,對軟件開發和數據分析近乎沒有幫助。而各區區議會網站提供會議紀錄和相關文件,文件除了只是一些經整合的會議討論資料外,少部份相關資料並難以直接開發和分析。而居民較有興趣的區議會出席率數據,只以CSV列出每位區議員的出席次數和百份比,這類總結資料未能完整表示每位議員的實際出席情況,應該細分到每次會議的出席紀錄。既然會議紀錄文件有,以CSV紀錄只是簡單工作。同時,應增設投票紀錄的CSV紀錄,方便居民查閱。這些都是一些屬三星級開放數據的建議。

新一屆區議員須認識開放數據,在議會到地區事務,應不時留意資料格式,多向區議會、民政處以至政府要求合乎開放數據標準的資料。例如政府提交區議會的非保密檔案(文件、數據、圖片、影片等)需要以原來、完整電腦檔案上載到網站。

再進一步,在開放數據以外,各區區議會建立如 accessinfo.hkvtaiwan.tw 的地區居民網上平台,讓居民透過網上平台為地區提出意見,甚至開放資料,讓區議員回應和跟進要求。

除筆者外,亦有不同的有心人亦有意在區議會層面推動開放數據,相信能在協調下在不同地區、網絡上進行工作。希望經過一屆區議會後,透過開放數據來提升區議會議政能力和透明度。

BarCamp HK 2018

第11年 BarCamp HK 早前9月在逸東酒店的共享工作間舉行。當天在 Credit Suisse 亦有 YOW! HK Conference,早上我先去 YOW!,中午才過去 BarCamp。

今次 BarCamp 我二選一,選擇介紹一個基督教 hackathon:Indigitous #HACK,結果亦出乎預期有所收成。而另一個關於 code of conduct 與社群的題目,就留待下次 BarCamp 才討論。

這次 BarCamp 改為一小時一節,這新安排的時間太長。而大講廳的電腦接入位亦太遠,令參加者好心轉房而中伏。

每節一小時太長

新安排每節一小時不適合unconference。一來太長,就算傳統 tech conference 講者,很多也不會準備長於30分鐘的題目,而 unconference 講者不確定能否拿到 session 機會分享,更沒可能準備長於30分鐘的題目。二來少了一半節數,也令這次的題目範圍窄了一半。原本半小時一節已經夠長,完結後有需要可個別在 open area 繼續談。當還有 session 空位,個別有需要的講員或主持還可額外再取多一節。希望安排程度的義工能吸收經驗,下次改回半小時一節。

BarCamp 精神:Do It Yourself

另外發生一個少有情況,搞手至少找Jeremiah 和我兩節,說有講者要做 live demo 但大講廳做不到,而出 slide 上網無問題,想我們跟他們互換房間。

那麼我們同意幫忙換,直到 Jeremiah 先開始時,我們才發現原來大講廳的電腦接入位是在觀眾席後的控制房內。我相信整個義工團隊
一直沒發現這個安排出現問題,令好心人中大伏。

我便即場發揮 BarCamp 精神:「(無人幫你就 )do it yourself」,我有豐富籌辦 tech Conference 的經驗,自己嘗試解決 Jeremiah 和我兩節的問題。

Jeremiah 的情況比我難,他需要展示一些網站和一個軟件介面,而我也小小略知他的講題內容,所以我自己主動提議我坐在房內幫他控制電腦,讓他能站在台前分享。唯有兩三次,他要走入來親身控制電腦當做旁白。

而我較幸運有廿頁 slides,我選擇集中用 slide,只影響我不能正常展示網頁。

後話

每節過長和場地問題應該只是今次個別問題。這次阿茄也從早上幫手協助,不幸 BarCamp 前發現愛貓身體情況只餘下幾天生命,阿茄仍幫手,直到我在 BarCamp 也沒打算再參與其他題目,我們才回去檢查和陪伴愛貓。

而今次我沒入的「code of conduct 與社群」講題,我希望下次 BarCamp 能跟大家討論。

香港巴士公司應開放數據,創造更多盈利機會

這幾年香港專利巴士公司仍不願開放數據,我認為他們失去創造更多盈利機會。巴士公司看實時班次數據屬商業財產,但他們缺乏經驗,沒有透過數據來擴大盈利。

香港巴士公司應開放數據

各巴士公司利用數據,顯示實時班次資料在公司網站,再招標外判給手機應用程式開發商,依照標書條款,開發合乎巴士公司管理層心目中的手機程式。可是市民使用這些手機程式時,覺得不好用,發現問題,繼而不喜歡。昨天就看見 Facebook 有人投訴九巴手機程式,最近經常不能顯示實時班次資料。

從此可見香港巴士公司並不善於發展資訊科技,但管理層應懂得管理投資。透過開放數據,多聽取大眾意見,讓民間智慧自由創造應用程式,以較低成本,吸引更多人來開發相關巴士應用程式。例如台北市政府已開放公車數據多年,市場上亦有不同台北公車手機相關應用程式。

創造更多盈利機會

香港巴士公司不能靠招標開發程式來創造更多盈利機會,應專注開發提供開放數據和程式連接介面 (API) 的雲端服務,留待任何開發者發揮創意,開發不同的應用程式、甚至遊戲。類似 Facebook、Google,提供不同數據的 API 來跟全球開發者合作,創造更多可能。透過舉辦黑客松 (hackathon),邀請開發者使用數據來開發相關應用程式的原型 (phototype)。而開放數據吸引更多開發者嘗試,比參與黑客松的人數更多更廣。然後香港巴士公司透過收購或投資,創造巴士服務以外其他資產和收入。

何況,公共巴士服務數據屬巴士公司的商業財產這種說法,在法律上有很大疑問,只是目前沒有人挑戰而已。所以香港巴士公司應盡早把握機會,開放數據來創造更多盈利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