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 Open Source Hong Kong 十幾年的經過

攝於美國加州灣區聖塔克拉拉

為了詳細一些重寫 Open Source Hong Kong 的成立經過,好讓大家多了解 OSHK 之餘,我也回望自己十幾年前開始 opensource.hk 這一段十幾年歷史。

根據 WHOIS,我在 2006 年註冊 opensource.hk 網址成為創辦人,因為當年香港的開源社群變得冷清,想用網站來宣傳開源軟件。然後我建立 opensource.hk 網站並存放在自己的伺服器上,發佈一些開源社群消息和文章。

使用 wayback machine 幫助自己仔細一些回憶:2007年,我開始不定期舉辦有關 GNOME、Linux、Mozilla 及其他自由及開源軟件的活動,並與本地和海外開源開發者和用家聚會。

到2011年,我和幾位開源朋友開始每年去 COSCUP 及其他海外開源會議和社群聚會,然後12月,我把不定期活動改為每月聚會。

2012年,我和 HKLUG 的 Haggen 主辦香港GNOME亞洲峰會2012。成功舉行亞洲級會議後,2013年我終於敢去創辦香港開源年會

到2014年,我將自己身份改為開源香港會長,然後成立首屆執行委員會,邀請 Calvin Tsang 和 Dick Tang 幫忙擔任副會長。我亦代表 OSHK 創辦香港創意開放科技協會 HKCOTA 並擔當創辦人和董事。同年,我亦開始主辦首次 Open Data Day 香港國際開放數據日黑客松。我亦用 Open Source Hong Kong 身份開始發表香港開放數據公開意見,及展開回應政府有關香港專營巴士續牌與開放巴士數據。

2015年,我創辦第二個會議 PyCon HK 來做一些新嘗試,Open Source Hong Kong 執行委員會亦提供支援。這急速發展下亦令開源香港需要根據香港社團條例 Cap.151 註冊為香港社團組織。

2016年,梁敬文的自由香港字型 FreeHKFonts 專案加入 Open Source Hong Kong。

到去年2019年,我幫 Open Source Hong Kong 加入 Open Source Initiative 成為 Affiliate Member。

然後,回顧這十幾年的經過,也是為了未來的發展。去年考慮退出一手創辦,經營七年的香港開源年會之時,到今天一直慢慢地思考過去,尋找新的出路,更上一層樓。

怎樣更上一層樓?留待遲些另文再述。

自製港鐵即時班次資料一頁過

查港鐵即時班次一直有一個UX問題,就係響APP碌來碌去先查到。有時響車站等人想知道大約抵達時間,就要碌好多次來自行估計,如果等既人需要轉綫,碌得重多。

不幸之中既大幸係,港鐵響舊年透過data.gov.hk提供即時班次既開放數據,早兩個月有晚就手痕,快快手用python寫左個web scraper(網絡爬蟲)。不過這方式不能直接在網頁顯示數據,就再寫一個javascript版本直接render出資料。

呢個第一版港鐵列車即時班次javascript最岩我用係一頁過顯示成條綫既班次時間,只需開呢頁,就好方便自行評估到底朋友幾時到站。就算係查某站下班車時間,都係好直接方便。

有第一版後,當然想繼續改造成第二三四版。其實已經有第二版,不過收埋響較隱蔽地方。

開放源碼社群工作2019

回顧2019年是我近年在開放源碼社群工作較多轉變的一年,主要是退出香港開源年會和完結一年領導GNOME亞洲區委員會的工作,展望來年能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改變我在香港社群的工作

年初我在準備今年香港開源年會的工作之時,亦同時在計劃開源年會相關未來發展的工作。除了協調新的東亞區社群會議合作外,亦細思如何能提升香港開源社群到另一個層次。

提升層次花了一季來計劃和反覆思考,起初計劃在2020開源年會改變不少做法和相關parameters,亦展開過初步洽談。到後來反覆考慮過近年開源年會遇到的一些factors後,最後在5月作出一個不容易的決定:退出香港開源年會,並通知了開源香港執委會,然後計劃另辦其他社群活動進行相關工作、新安排來提升層次。而Calvin主動帶領原本的開源年會,繼續協調新的東亞區社群會議合作。

一年GNOME亞洲委員會的領導工作

去年2018年台灣的Max幫忙再一次8月在台北辦GNOME亞洲峰會,在峰會前一個月,他找了我和印尼的Haris談,他決定結束多年他在GNOME亞洲委員會領導工作,想找我們接手。我表示Haris接手就可以了,我就不想轉換到領導角色。而Haris不想一個人接手亦生意繁忙,Max亦想借我在亞洲委員會的年資經驗幫助Haris。在討論後我同意做一年,然後在峰會完結後開了一個face-to-face meeting,一群亞洲委員商討後落實。

換了領導後,這一年主力由我不時遙距統籌亞洲委員會工作,而Haris除了從旁了解,更成功找了一個印尼城市辦2019年的亞洲峰會。在結束這年峰會後,我便不再帶領亞洲委員會了。雖然Haris提出想我繼續和他co-lead,我笑說起初我說過只打算幫忙做一年領導,如果他可以繼續帶領,就由他一個人帶就可以了。

初步展望2020

退出開源年會後,我只處理PyCon HK和Mozilla事務。在展開2020年PyCon HK的籌備工作前,我多了一些時間繼續思考和閒談發展方向。

近來我想到開源年會的工作是橫向、很闊的,而今年一直想的、需要做的是直向的、深度的。例如PyCON HK需要發展Python社群,我要先在較早時間嘗試建立Python社群。還有其他新舊開源社群,亦需要按情況和需要來或多或少幫忙合作專案(project)。這個新方向不會專注香港,而須顧及國際間和香港本地,透過我多方面的工作經驗,按不同project度身尋找較合適的project發展方向。

期望這新方向能提升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