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萬元贊助費背後的個人代價

去年曾經自我檢討自己七年來熱心搞好兩個香港開源社群會議得著與代價時,粗略計算總贊助費收入約有一百萬元港元,這一百萬算是我親自找回來的個人成就。藉著這成就,加上早年多次參展經驗等,我相信就算為 IT 業商務會議展覽工作,自己也能公司團隊作出一些有用貢獻。

會議有收入亦會有支出,正常 HKOSCon 每次支出至少也有十多萬。如果少過十多萬,就要減少更多開支。起初曾試過一次,連最基本的開支也找不到贊助費支出,就要靠個人友好捐出來,但捐款人連稅也扣不到。

我創辦 HKOSCon 是希望香港本土能有 FOSDEM 和 COSCUP 的開源年會讓大家一同參加,我帶領這7年來一直參考這兩個知名開源年會的做法,按香港情況調整。如果外國做法和香港現況有不同,情況許可下我會以外國做法優先,做一個貼近個人心中理想,盡力做到接近 FOSDEM 的水平和氣氛。

這七年來 HKOSCon 和 PyCon HK 都是與 FOSDEM、COSCUP和外國 PyCon 一樣,主要都是以義務付出來達成。然而就算一個人獨力籌辦這類年會的功夫也很多:找場地、找贊助、Call For Proposals、議程安排、內外行政、網頁、場務等等。每樣不是三個字那麼簡單:從做文件當中亦要思考如何策劃,溝通聯絡談判交涉,再文件整理,填人地的文件等等。就算時間資源有限而簡化籌備工作,放在腦海或以臨場經驗處理,還是有不少功夫處理和思考。在香港找義工已不易,找較合適的更不易。付錢給學生幫忙是其中一個解決方法,但這方法有利有弊,亦有些公平問題。

這一百萬元贊助費背後我個人代價卻是很多很闊很大。首先,前段提及人手不足,為了補回,很多都是自己獨力處理。別人少興趣或不太願做的,我就會做了。而我花的時間,有時做到像兼職或主職一樣。見客開會的交通費自費,籌備工作也要吃飯也是自費。很多時只能裡現場工作的開支時才能 claim 回,有時間可能大家吃完後我吃最後,如果跟講者吃飯,多數也是讓別人吃先。

而一年籌備大小兩個年會可以讓我忙足整年每個月也有事處理,我亦不是有錢,個人開支就是靠年會工作以外時間,額外工作時間來賺取所有個人收入包括絕大多數的年會工時。如果認真用金錢略計我個人付出,七年來所付出的至少值幾十萬元身價。現實上付出很多而得來的贊助費,只有很少部分補貼我的開支。

除了可用金錢計的個人代價外,還有金錢不能計算的代價,例如交往幾年的前女友分手離開自己等等,這些人生的代價還可用甚麼來計?還有面對不同的逼迫、被鬧等無辜的事,以及這些事、代價衍生出來的壓力。

理想的開放源碼文化應該是正面而歡樂,然而不少時候卻不是。

而在這些困苦下,我還能繼續做下去,是因為個人初心就是為了服務社群。寫了大段經歷仍然不能盡錄個人代價,但我還是無悔花了那麼時間來創辦、來帶領、來做這些事。困苦至今未完,內心仍有喜悅。就算決定去年完成 HKOSCon 後退出,我的人生得以少許改變,我也繼續尋找更上一層次、另一種不同手法希望幫助開放源碼文化發展。

不論別人亂說的謠言,謠言帶來的欺壓,也減少理會。

換個跑道,繼續去做。別人不珍惜,就改去多做珍惜自己的事。

自己有能力,繼續發揮更多。

如果有 Hater 或任何人閱過以上分享,還是覺得我有欠於你,或者還是有任何的 hate, 我只能說你要先想想自己人生是否有欠於人、有欠於社會。就算這樣,我還是要祝福你。我只希望社會變得更好。

標題只是標題黨,因為金錢不是著眼點,而是做過了甚麼。

歡迎贊助 Sammy

藉著分享一百萬元贊助費背後我個人代價,我希望能多一個機會幫助自己補回一點過去的損失,也幫補我未來繼續貢獻開源的開支。我開始設立一些捐款給我個人的渠道。例如我 GitHub 上有幾個不同定價每月贊助讓大家可以支持。

https://github.com/sponsors/sammyfung

亦很歡迎大家私下聯絡我作個別資助。

就算金錢以外,也希望少一份仇怨,多一份支持。

太長了,有機會另行再寫。

參與開放源碼本應的模式

今年開放源碼界 (open source community) 發生過開放源碼名書 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 作者 ESR 被 Open Source Initiative mailing list 禁言。之後又發生過三位 pytest 的核心開發者因麻煩人參與而先後請辭,最後由餘下的核心開發者決定禁麻煩人參與,離開的三位才回到 pytest。

我亦曾聽過有人說:「我都支持 open source 架……blah blah blah」
又有聽過:「我都搞 open source 架……blah blah blah」

聽到有人講支持及搞 open source 固然好事,很高興。不過有時候再聽下去,或者後來觀察其行為,我會有疑問:「到底他的行為是否依 open source 而行呢?」

這情況絕不是香港獨有的情況,當 open source 流行起來,這世界便不斷發生一些對 open source 的誤解,或脫離原有的開源框架的行為,讓我這種老一輩開源人不禁回想 open source 本應是怎樣?

當今年我準備一個新計劃:incubator program,以類似 coaching 方式,幫助新貢獻者或project等投入開放源碼的project社群模式。其中一樣我認為要做的:讓新貢獻者或project owner重新思考開放源碼本應模式。這些經驗分享能幫助他們或projects的發展。

Open Source 不是只放 Source Code

第一,open source 並不是只放 source code 上 GitHub 出來就是 open source。至少你還要說明 source code 的「授權條款」(licensing),而該 license 必需合乎 OSI 或 FSF 所有 open source 授權要求才是 open source license。以一般例子比喻,只放圖片、媒體檔、presentation slides上網上 GitHub 不算是 open 開放給大眾,你也必需以例如共享創意 (Creative Commons) 授權條款才是 open 放給大眾。

Pull Requests 不是你想就入

當 open source 出來後,也許有用家尋找到你的 project,試過合用,然後用家社群可能擴大起來,就多了機會有用家給contributions(pull requests)。

當有 pull requests 時,由 project owner 決定合併 (merge) 或是拒絕 (decline)。並不是每次有人願意 contribute 就獲得接納而 merge,project owner 會依據當時不同因素而決定是否接納。每個 contributor 都會覺得自己有心 contribute,有理據有經驗有技能去 make this contribution,但這是否合乎 project owner 要求、觀點、取態、目標、roadmap……?這些就由 project owner 依據他的經驗去判斷把關,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行為守則與社群發展

現實中不同 open source projects 都有機會有人挑戰 project owner或其他 contributors 的決定,大多 open source projects 設有行為守則 Code of Conduct 去做一個正面態度既社群 (positive environment)。

The GNOME project 行為守則 Code of Conduct 中的 Community Guidelines,就有寫明 Be considerate. Remember that decisions are often a difficult choice between competing priorities. Focus on what is best for the community. 意譯就是:落決定通常唔係一件容易既事,通常都係比較唔同輕重,為社群的最好來著想。

創始人創立一個 open source project,亦是這 project 的 project owner 及最終決策人,他做得好,project就會成長擴大,繼續走下去,很難想像一個創立好project的創始人不為社群的最好來著想。直到創始人決定退出,就可能交棒由新決策人成為 project owner,或是沒有人再 maintain project 就完結任務。當有新決策人,就會有新的作風,那麼project的發展就自然跟原有的不同,屬另一個發展,對社群發展是好事還是壞事就要看前因後果和發展情況了。

最後一招: Fork but not f__k

決策人作出最後決定,你還是對 project 不滿?你可以 fork 而不是 f__k﹐或是開一個新 project。

當你對當事人 f__k、對別人 f__k、在公眾場合 f__k、或是自以為對空氣 f__k,這些行為都是有違 open source 的原則,也不是恰當、不是 positive 的行為。當然你可以抒發個人情緒,你可以心裡 f__k,你也可以在私人地方對著願意讓你抒發個人情緒的人 f__k。

Think positive, be considerate 是參與 open source 的應有態度。

講一句「支持 open source,搞 open source」很易,門檻很低,做起來還是要靠自身的實作、經驗和堅穩的信念。如果人錯你對,有心人何不 fork 或另起來做呢?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互相包容,才能創造出最好的 open source 環境。

圖片作者: Vkw.studiogood (CC BY-SA 4.0)



回望 Open Source Hong Kong 十幾年的經過

攝於美國加州灣區聖塔克拉拉

為了詳細一些重寫 Open Source Hong Kong 的成立經過,好讓大家多了解 OSHK 之餘,我也回望自己十幾年前開始 opensource.hk 這一段十幾年歷史。

根據 WHOIS,我在 2006 年註冊 opensource.hk 網址成為創辦人,因為當年香港的開源社群變得冷清,想用網站來宣傳開源軟件。然後我建立 opensource.hk 網站並存放在自己的伺服器上,發佈一些開源社群消息和文章。

使用 wayback machine 幫助自己仔細一些回憶:2007年,我開始不定期舉辦有關 GNOME、Linux、Mozilla 及其他自由及開源軟件的活動,並與本地和海外開源開發者和用家聚會。

到2011年,我和幾位開源朋友開始每年去 COSCUP 及其他海外開源會議和社群聚會,然後12月,我把不定期活動改為每月聚會。

2012年,我和 HKLUG 的 Haggen 主辦香港GNOME亞洲峰會2012。成功舉行亞洲級會議後,2013年我終於敢去創辦香港開源年會

到2014年,我將自己身份改為開源香港會長,然後成立首屆執行委員會,邀請 Calvin Tsang 和 Dick Tang 幫忙擔任副會長。我亦代表 OSHK 創辦香港創意開放科技協會 HKCOTA 並擔當創辦人和董事。同年,我亦開始主辦首次 Open Data Day 香港國際開放數據日黑客松。我亦用 Open Source Hong Kong 身份開始發表香港開放數據公開意見,及展開回應政府有關香港專營巴士續牌與開放巴士數據。

2015年,我創辦第二個會議 PyCon HK 來做一些新嘗試,Open Source Hong Kong 執行委員會亦提供支援。這急速發展下亦令開源香港需要根據香港社團條例 Cap.151 註冊為香港社團組織。

2016年,梁敬文的自由香港字型 FreeHKFonts 專案加入 Open Source Hong Kong。

到去年2019年,我幫 Open Source Hong Kong 加入 Open Source Initiative 成為 Affiliate Member。

然後,回顧這十幾年的經過,也是為了未來的發展。去年考慮退出一手創辦,經營七年的香港開源年會之時,到今天一直慢慢地思考過去,尋找新的出路,更上一層樓。

怎樣更上一層樓?留待遲些另文再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