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血要急救都未能獲得疫苗豁免證明書

香港將於2月24號全面實施「疫苗通行證」,大眾需要使用安心出行手機種式,並加入接種疫苗(針紙)或疫苗豁免證明書資料,才能堂食、出入所有政府大樓、商場、街市、髮型屋等。

如何獲得疫苗豁免證明書呢?近數月醫院醫生都不會直接發出疫苗豁免證明書,最多只會出信轉介到專責處理的瑪麗內科團隊。

拒絕見病人的信件

但就算曾經試過在留院期間輸血輸到要即時急救(輸血都會敏感),對本身有很多種藥物敏感的多種長期病患者(心臟、中風),病人取得醫院醫生轉介信去瑪麗醫院內科嘗試排期,希望尋找專門處理疫苗過敏門診醫生見面。經過3星期後,就收到一封「拒絕信」,見都沒得見。而且拒絕信並沒有病人名稱、身份證號碼、發出拒絕通知的醫生名字、以及信件參考編號,即是說這是一份傳單 (flyer)。至於沒病人名稱怎寄到病人住址,就是簡單分開印在另一紙張上。還有誰能協助病人呢?

或許這病人只能二選一:不出街生活,或是「博舖大」去打針呢?

其他資料:

是時候與病毒共存

踏入第三年 COVID-19 疫情,香港正經歷第五波爆發創兩年單日新高。面對病毒未能短期內消失,在兩年疫情嚴重影響經濟民生後,我認為是時候與病毒共存。

回想2020年疫情初期,起初我們擔心新病毒的死亡率,但香港市民同心抗疫,令感染和死亡率穩定。在2021年,兩種疫苗到港後提供不同選擇,「有得揀」,已有超過七成香港市民打針接種疫苗。直至去年9月香港有213名單死亡個案,而9月至今已5個月未有人因疫症而死亡。2021年全年有64單死亡個案,而下半年更只有2單死亡個案。

在兩年疫情期間,受緊急法例和政策影響,嚴重影響香港本地經濟。香港租金貴,不時停晚市堂食,令食肆生意難做。沒晚市堂食加上戲院停業等,亦影響本地零售和服務業。同時,香港入境隔離政策亦令外國人和國際公司卻步,而一些國際商業競爭對手,在去年已開始「與病毒共存」的政策,繼續影響香港國際商業競爭力。

我認為今年是時候「與病毒共存」,香港應盡早實行,改變抗疫方向來走出困局,保障香港經濟,不能單靠用政府庫房的錢不斷救市。

在開始與病毒共存,我們需要強調戴好口罩對抗疫的重要性,香港人經歷過沙士 SARS,我對香港人比其他國家更有信心戴好口罩。在感染病毒或成為密切接觸者時,安排在家自我隔離而減低政府抗疫資源,醫療系統集中照顧重症。政府亦需做好抗疫支援服務和法例保障,例如為向自我隔離人士提供足夠支援,香港是一個人口密集的小城市,比其他地區更易做好。而法例亦須保障自我隔離人士和確診者提供保障,免受雇主解雇。

圖片由 Amakuha 以 CC-BY-SA 授權使用。

接種復必泰疫苗

這次疫情是近代最嚴重的,沒有人想過這種疫情傳播突然出現,全球已接近四百萬人死亡,並影響各國經濟和生活。但筆者認為世界上每個人都有權利和自由,決定是否接種疫苗。各地政府亦應保障每一個人,不只是呼籲大眾接種疫苗,更需要為每位願意承擔不同風險而打針的人提供一些保障。從政策上,筆者認為政府應至少提供每針 30 天或以上保險給接種市民,保障市民接種新疫苗的風險,不論任何原因也應該補償,否則是不負責任地推人走過獨木橋過河,而非與民共渡難關。

筆者觀察香港首 30 天接種復必泰 BioNTech 後,認為它比較穩妥。但筆者猶豫自己應否接種疫苗有兩個原因:自身狀況和沒有定期身體檢查。雖然筆者閱過新加坡、澳洲、香港的資料,疫苗對筆者自身狀況應該沒問題,可是仍不能排除風險。在 2019 年後,筆者只能舉辦和參與網上會議,未能親身交流。筆者希望盡早再次到外國會議交流,所以最終接種。筆者六月決定預約接種前,也再思考了半小時,生死有命,筆者最終將接種風險交給創造我們萬物的上主,要接回天家就回吧,但筆者仍想為上主繼續在社會辦事,做福人群,讓社會更美好。本文刊出之時,筆者已完種兩劑接種疫苗。

圖片來源:U.S. Secretary of Defense (CC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