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Camp後的個人情感

當 BarCamp 完結後,雖然不論活動、內容和場地方面, BarCamp 活動令我感到比去年 BarCamp 較高興,因為藉著最後一擊的少少宣傳,把 Drupal 帶到今年 BarCamp 而感到高興。但我的個人情感也開始慢慢感到苦悶。

大會免費的啤酒也好好地把我的情感麻醉了,但飲到最後時卻偏偏看見一些不太希望看見的事,而令我感到更加苦悶了。

是否我真的愚蠢到把以前的估計弄錯了?還是我笨笨的不去大膽嘗試?

是我天真亂想?還是我只朝向著壞方向思想?

是我看錯了相似和接近之處?是我從心中強求嗎?

很接近相同時代的成長,為何我那麼遲才再從零而起,向著這點情感來尋找?但仍未到一前,便像很快回到零呢?為何過去的我不好好地裝備自己,去迎接不知何時才出現的機會?但偏偏待我從群中離去之年才出現。

愚蠢的我總是想不到該從何處出手,或是我應否強忍痛楚而放棄?但我卻是不忍、不捨得放棄。

而直至到在寫此文時,感到好像失去了所有動力一樣。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