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去香港迪士尼

雖然香港迪士尼樂園開幕多年,以前只是經過入口一次外,一直沒入個任何一個迪士尼樂園。

因為女友買了團購優惠,終於在上星期一,我第一次進入迪士尼內跟她遊玩。而女友以前入內玩過好幾次了。

本身我自己對機動遊戲不是很熱衷,如果一個人去,可能只是走走看看。可是我喜歡跟女友或朋友,結伴去主題樂園遊玩,會比較感興趣。
Continue reading 第一次去香港迪士尼

大坑舞火龍和維園花燈

在網上看見不同的朋友也去了大坑看傳統舞火龍,影了一些照片放在 facebook 上。

藉著星期一晚的空閒,帶同舊的數碼相機,先去了銅鑼灣的宜家傢具店吃過熱狗餐。然後步行去大坑,根據 Sheta 所製的大坑火龍觀賞位置圖,大約七時半前已到達新村街和安庶庇街交界,觀看火龍的起步儀式。

隨著主辦者和嘉賓們進行儀式後,已插滿壇香的火龍由眾舞龍者左右擺動桿枝下起步了。

當長長的火龍差不多經過後,雖然觀眾範圍只有一米深,但警察也叫觀眾們小心龍尾,不要站近欄杆,結果龍尾真的差點伸進觀眾範圍內。

在龍尾過後,我沿著小巷走到浣紗街,遇上了 sidekick 一家,一起等待火龍進入浣紗街。不論浣紗街的公眾觀賞區和舞火龍的區域,也比安庶庇街較闊,除了手拿著相機外,我也試用 iPhone 3G 的 qik 來拍下舞火龍,同時串流上 qik 的網站上。

當整頭長長火龍經過我們後,一會兒再舞回近我們的道路,我們那一區便發生了意外了。

目擊了意外

我們站著的地方是浣紗街行人路和小巷交界處,在身後接著小巷之處有數級樓梯,我估計站最後的人們是站在樓梯的邊沿,而我和 sidekick 則站在欄杆前一米。

當火頭再次舞近我們,突然整個龍頭伸了入欄杆外人群當中。令我們附近的人向後擁,從而後面的人向後跌倒而受傷。當我也向左閃後,回頭向後一看,已有近十人沿樓梯向下跌落去。先看看身旁的 sidekick,和 sidekick 也看看她的家人是否平安。原來當時 sidekick 的哥哥姐姐還來得及拉住身邊的人,免他們向梯級掉下去。

事發後一分鐘內,已有警察來到視察意外,然後他也經對講機呼叫同事和在場救傷人員。當我不其然再拿出 iPhone 時,發現沒有把 qik 按停。因意外發生後,我很快把 iPhone 放回褲袋中,以便查看附近的人安全,不覺意把意外發生後的恐亂聲音和意外經過拍下

我覺得傳統是理應繼續保留,我也許會再看大坑舞火龍(但希望下次看時,我擁有專業數碼相機和懂得如何用就最好了 :D)。但參與舞龍的青年必需注意圍觀大眾的安全,事發的浣紗街提供他們舞火龍的專用道路根本很闊,沒理由可以把整個龍頭伸入行人圍觀區內。雖然有被壓少女的同行少女破口大罵其他壓向她們的人,但我認為應被罵的是舞龍頭的青年。

然後,我們也不想/不敢久留那兒,sidekick 一家轉去維園賞花燈,而我走了浣紗街頭近天后再多看一會,也去了維園影花燈了。

照片:大坑火龍維園中秋花燈

擴充閱讀:

Just a Sidekick…… – 第一次看大坑舞火龍

香港書店與書店網站

近年不知為何,閱讀成為我其中一種興趣。每星期某晚上在家外吃飯時,或會抽十分鐘時間到書店一巡,看看有甚麼新書,或在當眼處的精選書藉。透過封面,尋找我可能感興趣的書本,然後翻開目錄或書本背面,評估內容可能吸引我去閱讀的程度。

因為家於屯門,屯門成為了我的生活其中一處常到的地方,自然 「商務」 成為我常短巡的書店。屯門 「商務」 近正門口的兩張矮書櫃、兩張放中文書的高書櫃、和三張放英文書的的高書櫃,成為我的短巡中主要目標。

在今年書展前所購買的兩本書都是英文書,一本是 Randy Pausch 教授的 The Last Lecture,另一本是舊書 Thomas Friedman 的 The World is Flat。

而大部份由 「商務」 的分區書店售賣的書藉都是中文書藉,英文書藉的數量很少,主要都是熱賣的,所以 PageOne 是我找尋英文書藉的主要地方。

香港書店網站不能有效地服務讀者

「商務」 書店的網站實在太爛了,新書快遞那頁只有數本新書,何來我可以知道實際的新書消息?後來我在新書搜尋才有新書清單。

「三聯」 書店網站比太爛的 「商務」 書店網站較好,起碼新書網頁有近百本,但新書是否真正夠新,這點我暫時未能知道了。

「商務」 和 「三聯」 書店的網站都是採用 ASP 來編程,即是網站伺服器是 IIS,穩定程度令我懷疑。當然以書店對網站的技術上設計,我也不期望網站會提供新書的 RSS feed 等方便我得知新書資料。

我覺得書店的讀者網站應與書店內部的書藉系統作出部份整合,以便書店文職人員更新書藉資料時,一併更新讀者網站,以便讓讀者知道新書可供出售或預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