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康苑與清拆紫田村

閱到刊於獨立媒體的「紫田村被清拆的倒數第四日」一文。我關心紫田村清拆一事,以及將來屯門 54 區發展及興建公屋。我希望先就文中一點作出表態,所以在忙碌中也嘗試急快地寫起本文。

最後一段提到:

「在九月九日的新訂收地日,紫田村村民將再次站出來保護家園。村民提出三點要求:一是先做好安置再清拆;二是賠償上蓋建築的建築費;三是增加地價賠償。村民黃先生呼籲反對恃強凌弱的市民在九月九日到紫田村聲援。離開時,我抬頭看紫田村旁邊的著名居屋兆康苑,裏面數以萬計有安穩居所的香港人,怎麼就對一街之隔的集體欺凌置若罔聞?

文中把焦點集中提到,非原居民希望得到安置和合理賠償。雖然文章提出大眾傳媒的報導不足之處,但卻把兆康苑說成冷酷的一大群人。

我不能認同這點說法。 Continue reading 兆康苑與清拆紫田村

別來斷章取義的技術文章

吃晚飯前,從 RSS feed 看見 Engadget 癮科技 一篇最新文章 - 小薑雜談:Netbook 是 Linux 掘起的機會嗎?,便點擊來看。

閱畢後,心裡有一團火,立刻令我草擬一些回應。

我正式用電腦時,DOS 3.3 也是我最常用的操作系統。 😛 由我從 dialup BBS 踏入 internet 的年代,我的 BBS 由架建直至關站也是在 DOS 上跑的,而從第一天起,我在 Windows 3.1 上用 Netscape 來瀏覽萬維網,這是第一項我覺得 GUI 很棒的用途。

GUI 介面

我想問在 XP 或 Vista 上有甚麼比較進階的選項,是不需要打 command 而又做到呢?

或是 XP/Vista 根本沒有甚麼比較進階的選項?

另外小薑提到 - 「雖然大部份的 Linux Build(Distribution/Distro) 都很努力讓自已做得像 Windows 的 GUI,但感覺上(實際上也是)比較像 Windows 3.1 時代那樣」

嘩!!!近多年來各 Linux Distro 何來會像 Windows 3.1 啊?!

軟體

文中小薑說到 「Windows 安裝軟體的方法大概就這麼一種 — 按下一步按到死就好了「。

我想問:那麼在 XP/VIsta 上安裝軟體時,遇上不同的錯誤訊息又如何?這算是真的簡單嗎?

支援、協助

文中小薑說很多人懂 Windows ,所以很容易找別人解決問題,而 Linux 卻是相反。

我想問:如果那些 「滿地都是」 的人建議別人重灌 WIndows 來解決問題,他們或一般人又有甚麼辦法把問題解釋清楚呢?

小薑的結語

小薑文中提到:」對一般人來說,多花一點錢買 Windows XP 就可以擁有習慣的作業環境,為什麼要花這個大功夫去學一個全新的東西?」

我想洪朝貴教授一定給小薑氣死了,哈哈。一個用戶所需要的桌面電腦,那怎會只有 Windows XP 呢?只少還需要購買 Office 軟件、防毒軟件等等。

用戶介面(UI)不只存在於電腦或操作系統上,UI 是存在於很多的應用上,例如手提電話、錄影機、銀行櫃員機、Web 2.0 應用(如 Gmail / Ymail)等等。剛提及的不同介面也是不同的,也和 XP/Vista 的不同。而在商業機構內,不同的公司也採用不同的商業系統(如報價、發單、會計等等),所以根本這不是一個藉口/借口

Did you know 2.0 提醒我們,政府也不斷宣傳終身學習,學習(適應)一些介面操作是否真的很難嗎?

小薑和我的看法

如果相信小薑的看法,只會令大眾不能走上一條未來更難走的路。以我之見,Netbook 不是 Linux 掘起的機會,因為 Linux 根本是已經掘起了。以操作系統來說,目前 Linux、OS X 、Windows 是三強而立。

我也覺得我們應善用網上平台,不要只說 Windows 好,也應教育網民 Linux 和開源軟件為何也好。

Bill Gates 來港的思考

七月初從互聯網上得知,Bill Gates 會於八月十二日來香港進行至少一場的演說。我便開始在網誌上著筆寫文章,但在不少感想和不少雜碎主意下,仍一直在草稿箱內多番修改內容,到 Bill 叔叔到港演說之日仍未發表。

大眾傳媒的表面報導

在知道 Bill 叔叔來港演說的當天,我覺得當他來港的時候,香港大眾傳媒只懂發表單純、正面而表面的報導。這只令香港社會進一步傾向追崇 M$ 的偉大而有價值的貢獻。而同時在追崇拜金主義之下,部份香港大眾希望跟 Bill Gates 學習去如何賺更多的金錢,或是建立商業合作平台,不願多角度去尋找真正的商業創新和科技創意。而同時對持保留、另類或反對意見的其它軟件和技術社群,不求甚解、懶是公平公正地把其它技術評為較差、小眾,令到我不禁歎息。

而在本港的資訊科技寫手或tech bloggers,當中以知名的寫手為甚,大多數也只是對 M$ 產品有深入了解,而可能對背後或其它的技術和標準不甚了解。或許他們也曾說支持和使用開源軟件或Linux系統,但他們也只對開源軟件或Linux系統有很基本的認識和投入。

從我以上的觀點,我覺得被動的香港大眾只能從香港傳媒中,了解片面報導和資訊,而令大眾缺乏了解其他資訊而缺乏思考, 從而影響他們在科技上的觀點。

也曾追崇 Bill Gates

我也是追崇 Bill 叔叔建立軟件王國,為了加以了解,也曾在圖書館中借了一本講述他開展 M$ 故事的書來看。然後在香港互聯網開始發展之時,透過互聯網平台上的 Unix 新聞組,再次接觸到 UNIX 類的 Linux 系統。從這首個成功的開放源碼的電腦作業系統中開始,了解到成功的開發軟件的商業模式不只有 M$ 那一套。透過互聯網、開源標準、開源軟件三件事物的相互配合發展下,有其他的科技發展模式,也可以說在互聯網開放平台之下,把傳統社會和商業發展模式改變為較多元而複雜的發展了。

希望的多角度報導

和其他朋友交換 Bill 叔叔來港演講的意見時,也引發起蘇博士發表另一角度文章,希望提供多了一個機會讓大眾從不同角度中了解。

小兔黑黑 –  Bill Gates來了微軟 - 創意的破壞者(連參考資料連結,Inmedia 副本),明報2008年八月十二日「創意破壞者-寫在蓋茨訪港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