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的信仰

今年初參加了「公共的信仰」讀書會,與主內弟兄姊妹討論各章節的主題,了解公共和信仰間的關係,思考自己未來在公共事務上的工作方向。在讀書會後,曾在職場小組簡單分享介紹本書。

由知名神學教授沃弗(Miroslav Volf)在 2011 出版的「公共的信仰」一書,副題是「基督徒社會參與的第一課」,這書集結沃弗在公共事務的神學討論,簡化成一本入門書。雖然是入門的第一課,但沃弗很快引出不同角度討論公共參與。台灣校園書房出版社在 2014 年翻譯成中文。

書背介紹標題寫著:「拒絕故障失能的信仰、踏出社會參與的第一步」

沃弗指出部份基督徒的信仰失能 ,原因之一是沒按聖經中的理想帶出先知式社會關懷。沃弗提出信仰有「上升」和「返回」兩個元素:上升與神相會、及返回社會。書背介紹提到,上升返回,缺一不可。

本書比較信仰上的怠惰和強制,「怠惰」指一些基督徒將信仰侷限在「個人與神」的親密關係而不問世事。反過來,「強制」卻指一些基督徒帶普「真理」的優越感,而想改變別人、轉化世界,用「攻佔山頭」方式參與社會,但他們卻忘記神在十字架上敞開自己、接納異己、甚至為罪人而死。

缺乏「上升」或「返回」,或信仰上有怠惰或強制,基督徒的信仰都會形成「當機」狀能。怎樣才算是「不當機」的基督信仰?

沃弗指出方法包括擴散基督之愛,提供整全的願景,以及信徒更積極、有智慧地參與世界,為社會謀求共善。

筆者想到 1974 年洛桑信約第五段 – 基督徒的社會責任提到:

我們確信,上帝是全人類的創造者及審判者,所以我們應當共同負擔起祂對人類社會的公義及和好的關注,以及對那些受各種壓迫的人的自由的關注。因為每個人都是 按上帝的形像造的,不論種族、宗教、膚色、文化、階層、性別或年齡,每個人都有內在的尊嚴,所以應當受到尊重及服事,而不應受到剝削。我們在此表示懺悔, 因我們忽略了社會關懷,有時認為佈道與社會關懷是互相排斥的。....

比較世界人權宣言第二條亦有相同理念:

人人有資格享有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和自由,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任何區別。並且不得因一人所屬的國家或領土的政治的、行政的或者國際的地位之不同而有所區別,無論該領土是獨立領土、託管領土、非自治領土或者處於其他任何主權受限制的情況之下。

而洛桑信約第五段 – 基督徒的社會責任亦提及:

….儘管與人和好並不等同於與上帝和好,社會關懷也不等同於佈道,政治解放也不等同於救恩,我們還是確信:福音佈道和社會政治關懷都是我們基督徒的責任。因為這兩方面是我們在神論和人論的教義上,以及我們對鄰舍的愛和對基督的順服的必要體現。救恩的信息也包含對各種形式的疏離、壓迫及歧視的審判。無論何處有罪惡與不公正的事,我們都要勇敢地斥責。….
….當人們接受基督時,他們就得以重生,進入祂的國度;他們不僅必須努力在這不義的世界中彰顯上帝的公義,還要傳揚祂的公義。我們所宣告的救恩應當在個人生命和
社會生活各方面都改變我們。信心沒有行為就是死的。

而洛桑信約第十三段 – 自由與逼迫提到:

上帝賦予每個政府的責任是維護和平、公正與自由,使教會可以順服上帝、服事主基督、不受攔阻地宣揚福音。所以我們要為國家的領袖祈禱,並且呼籲他們根據上帝的旨意和《世界人權宣言》的聲明,確保思想與良知的自由,以及實踐和傳揚宗教信仰的自由。我們也深切地關注那些遭受不公正囚禁的人,尤其是那些為耶穌作見證而受苦的人。.......
…...我們承諾,要為他們的自由而祈禱和努力;同時,我們也不因他們的遭害而膽怯。上帝正幫助我們,不管要付多大的代價,我們都要反對不公正的事,並且忠於福音。我們也不可忘記耶穌的警告:逼迫是不可避免的。

沃弗盼望這本書的中譯﹐能夠深思華人基督徒之間促進合乎信仰且縝密的討論,深思華人基督徒社會及政治責任的本質與動機。

筆者希望讀者能思考和討論以下問題,亦歡迎你在本文留言或電郵給我。

  1. 你認為香港基督徒群體參與公共、社會有否不足?原因為何?
  2. 你認為香港基督徒群體應多加關注、參與甚麼公共、社會事務?

筆者分享簡報: https://bit.ly/2UcY1hH

網購中譯本:基道書樓博客來
英文原版:A Public Faith:How Followers of Christ Should Serve the Common Good


請透過 Patreon 定期付款(最低只需 $5 美金)支持支持森路歷程寫作及筆者的開源工作: https://www.patreon.com/sammyfung

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仍不完美

香港政府剛處理完選舉修訂後,今日隨即推出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筆者在諮詢期曾撰文反對本年度進行有關立法,並遞交意見到政府。對於政府只讓少少,筆者感到失望。

政府最新建議公司和個人只可向每間電訊商登記最多 25 及 10 張預付卡,仍不能解決公司或個人用家只想向單一電訊商購買及登記預付卡。

  1. 用家不能按網絡質素和其他原因自由選擇網絡服務商的權利,流動應用開發者和用戶未能使用相同流動網絡環境而影響流動應用的表現。同時網絡服務商亦失去以網絡質素和優質服務等條件來搶贏其他商業競爭對手,影響流動電話自由商業市場。
  2. 擔心日後未能因應科技發展迅速而即時增加上限,透過立法會修改數量需時。

解決上述兩點,筆者認為政府應不設上限,只需要求登記超過某數量預付卡的公司和個人向政府登記。由政府發出高用量登記證明書,用家轉交證明書給網絡服務商來登記更多預付卡。

至於大眾擔心的其他原因,就需要民主政府來解決了。

請透過 Patreon 定期支持: https://www.patreon.com/sammyfung

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諮詢意見書

電話智能卡

敬啟者:

本人關注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諮詢內容,對創科及通訊業界的影響。意見如下:

  1. 實名登記制度對打擊科技罪案缺乏效果

本地卡和本地號碼並不是科技罪案的唯一途徑,不法之徒亦可以海外或漫遊卡進行罪案。本人不時從新聞了解,很多科技罪案因不明的嫌疑人從海外或漫遊通訊而未能偵破。本人認為政府應尋找國際合作,共同解決,不能簡單透過本地立法就能打擊相關科技罪案。

  1. 實名登記制度對多方造成很大影響

首先,限制每名用戶只能向每個持牌人登記三張儲值卡,做法嚴重影響創科及通訊業界。屆時開發者不能向服務較好的單一電訊商,大量申請和登記儲值卡作創科應用,而且開發者的增加行政成本處理實名登記和修改登記。同時香港年青人以個人創業方式開發創科方案,實名登記制度亦影響個人身份的創科人士,所以區分商業和個人用戶亦不合適。

而通訊業界的生意受到影響外,電訊商和業界亦缺乏充足時間開發實名登記系統。

真實創科發展並不只限於使用文件中所謂機對機 (M2M),一來定義十分含糊,二來開發者亦會發展人、機兩者結合的應用方案。

本人一直注意到,香港政府政策一直支持創科發展。本人認為 5G 通訊和物聯網 IoT 時代剛起步,預見未來 5G 智能卡對全球個人和商業用戶需求急升,我們應先讓創科及通訊業界自由發展 5G 應用。如香港過早立法限制通訊,會妨礙香港創科及通訊應用發展,進一步落後其他國際城市。

雖然諮詢從一個月延長至一個半月,但政府缺乏與廣泛創科業界代表討論從技術角度如何能有效解決問題和實施,所以諮詢到實施過程過急。加上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香港和國際社會和經濟發展,本人建議政府暫緩為電話智能卡實名登記制度立法。所以本人反對本年度進行相關立法,有待疫情過後,再另行與更廣泛的創科及通訊業界代表會面,共同商議可行的技術和法律解決方向。

Sammy F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