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Camp HK 2018

第11年 BarCamp HK 早前9月在逸東酒店的共享工作間舉行。當天在 Credit Suisse 亦有 YOW! HK Conference,早上我先去 YOW!,中午才過去 BarCamp。

今次 BarCamp 我二選一,選擇介紹一個基督教 hackathon:Indigitous #HACK,結果亦出乎預期有所收成。而另一個關於 code of conduct 與社群的題目,就留待下次 BarCamp 才討論。

這次 BarCamp 改為一小時一節,這新安排的時間太長。而大講廳的電腦接入位亦太遠,令參加者好心轉房而中伏。

每節一小時太長

新安排每節一小時不適合unconference。一來太長,就算傳統 tech conference 講者,很多也不會準備長於30分鐘的題目,而 unconference 講者不確定能否拿到 session 機會分享,更沒可能準備長於30分鐘的題目。二來少了一半節數,也令這次的題目範圍窄了一半。原本半小時一節已經夠長,完結後有需要可個別在 open area 繼續談。當還有 session 空位,個別有需要的講員或主持還可額外再取多一節。希望安排程度的義工能吸收經驗,下次改回半小時一節。

BarCamp 精神:Do It Yourself

另外發生一個少有情況,搞手至少找Jeremiah 和我兩節,說有講者要做 live demo 但大講廳做不到,而出 slide 上網無問題,想我們跟他們互換房間。

那麼我們同意幫忙換,直到 Jeremiah 先開始時,我們才發現原來大講廳的電腦接入位是在觀眾席後的控制房內。我相信整個義工團隊
一直沒發現這個安排出現問題,令好心人中大伏。

我便即場發揮 BarCamp 精神:「(無人幫你就 )do it yourself」,我有豐富籌辦 tech Conference 的經驗,自己嘗試解決 Jeremiah 和我兩節的問題。

Jeremiah 的情況比我難,他需要展示一些網站和一個軟件介面,而我也小小略知他的講題內容,所以我自己主動提議我坐在房內幫他控制電腦,讓他能站在台前分享。唯有兩三次,他要走入來親身控制電腦當做旁白。

而我較幸運有廿頁 slides,我選擇集中用 slide,只影響我不能正常展示網頁。

後話

每節過長和場地問題應該只是今次個別問題。這次阿茄也從早上幫手協助,不幸 BarCamp 前發現愛貓身體情況只餘下幾天生命,阿茄仍幫手,直到我在 BarCamp 也沒打算再參與其他題目,我們才回去檢查和陪伴愛貓。

而今次我沒入的「code of conduct 與社群」講題,我希望下次 BarCamp 能跟大家討論。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