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需要開放源碼社群

黃家駒:「不是 Beyond 需要我,而是我需要 Beyond。」

為何十幾年來,我想幫手辦開放源碼社群和活動呢?

每當我有「不想再辦香港開放源碼社群和活動」的念頭時,亦知道一旦我不再辦,香港便難再有穩定的社群和活動。

看見台灣每年有大小開放源碼活動,令我很羨慕。我常說,2011年第一次出外參加開放源碼會議,到台北參加 COSCUP,有天下午獨自走過長長的走廊,看著台灣朋友們所準備的社群攤位,心裡突然禁不住很感動想哭。

這些真正的開放文化,我覺得不少香港人始終或多或少學不來,社會的私心自私比較多。假如香港人力、資源多一些,開放源碼社群也能好一些了。香港的開放源碼社群能支持到今天,全賴為香港社群出力的各位支持和幫忙,也就是每年也去 COSCUP 的香港朋友們。

這也是因為,我需要參與開源社群和相關活動,而不是本地社群需要我去辦。大家繼續努力!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