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生課外活動

昨天在港鐵聽到以下一對父女對話。

父親: 學校說妳沒參加群體活動
女兒: (不憤地)我有參加XXXXXX呀
父親: 那是外判的,為何妳不參加YYYYYY啊?
女兒: (不滿地) 我不喜歡YYYYYY
父親: 但很難得才選中妳參加。

當我聽到 「外判」 一句時,再次令我想起芬蘭教育,當地學生參加的是由社區組織辦的課外活動。我便留意他們的對話了。

香港教師工作繁重,除了課堂上的教學外,不少教師還要為學生、家長安排課外活動。而社區上還有青少年中心、體育組織等,也有為學生們提供課外活動。

我想學校的課外活動資源,可以改撥給這些機構組織,讓學生在課堂外的時間接觸校外世界。老師不能精通學科以外不同項目,不如把學生交給精通項目的導師,例如音樂、運動、電腦、藝術等。而學生校外的活動,學校也應紀錄在學生表上。

可見得香港學生缺乏選擇自己感興趣的事,我心裡很想對那位小學女生說: 「妳是對的,是學校說錯了。」

奇怪的安全互聯網教育預算

在 09/10 年度的香港政府財政預算案中,財政司長特別提到:

27. …… 」 預留6,300萬元以教育互聯網用戶,尤其是年青學生,如何正確安全使用互聯網。預計這項為期一年的教育活動會創造約500個職位; 」 ……

作為互聯網工作者,我覺得這項預算令人啼笑皆非。

」 尤其是年青學生,如何正確安全使用互聯網?」

學生教育工作,為何不是由學校來做呢?如果因為學校資源不足,為何不是增加學校資源呢?

有效的話又何需 CISSP 專才

我們試想一想,假如為期一年的大眾教育活動,從而可以令互聯網用戶正確而安全地使用互聯網,那時候大型公司又何需 CISSP 保安專才呢?

如果只是簡單的互聯網安全教育,現有方法已經可以做到:

  • 印小冊子
  • 提供免費保安資訊網站(如 CERT)

而現實是,就算是  CISSP 保安專才,也要每天留意新的安全報告,和具備資訊保安的觸覺,從而策劃新的資訊保安策略和指引。就算以為期一年的大眾教育活動,來教導正確而安全地使用互聯網知識,下一年有關的知識可能已經過時了。

所以我很質疑這預算的作用。也令我聯想到,這預算是否和建立 「豬FW」 內容過濾系統有關的前期 「教育」 工作呢?

沒有資優班的芬蘭教育之讀後初感

沒有資優班-珍視每個孩子的芬蘭教育

在平日行書店時,我絕少停留在有關教育的書櫃前。在八月初時,我曾在大眾書店的新書推介書攤上,看見一本名為《沒有資優班,珍視每個孩子的芬蘭教育》的書。對於不滿香港教育制度的我,當時對於「沒有資優班」這五字題目有點興趣,雖然有拿上手中,但最終沒有仔細地看,便放回原處了。

在上週未時,看見有涯小札寫了「芬蘭教育:在香港只能是夢」,便重新留意上這本書了。我發現沒有留意此書主要是圍繞著芬蘭的教育來寫,但芬蘭是另一個我注重此書的原因。芬蘭除了有知名的 Nokia 公司外,還有是 Linux 之父 Linus Torvalds 也是來自芬蘭的,Linux 的最初版本是從芬蘭經互聯網向世界發佈的,令我感到興趣去尋找 – 到底有甚麼原因/可能,令芬蘭培育到 Linus Torvalds 或其他著重科研的人才出來呢?

Continue reading 沒有資優班的芬蘭教育之讀後初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