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電子教學能有效改善香港教育嗎?

昨天孫明揚說電子教科書可打破書商綑綁式銷售,加上早前教育城推出一站式學與教資源平台

我可以說這兩個「計畫」也不能幫助或改善香港教育。我主張 Open Courseware,並以 Creative Commons 授權。還有,還可以 wiki 軟件作 web 共寫工具(教城,你的技術人員或顧問有告訴你嗎?)(我估你也不知道互聯網、自由軟件、自由文化能幫到甚麼)。

幾年前,我出席香港共享創意 (Creative Commons Hong Kong)舉辦的講座,邀請台灣的朱學恆先生來主講。120人的演講廳,只坐了30-40人。

直到講座開始,我也不知道他是誰?

「朱學恆?到底是誰人呀?!」

講座一開始,他先展示了兩三段影片,然後才開始正式講。

其中有這一個影片,名為 Did you know ?,是一段來自曾在外國教育講座播出的影片。

Did you know ??? 你知道嗎? 現在作者已經寫到 4.0 版本了,你看過未?(無?我不驚訝,只是你無知忙於跟課程教書,我明白,辛苦了。)

還有 Last Lecture 的 Randy Pausch 以及 Paul Pott 之路

講座後,我知道原來他是《魔戒》系列的台灣譯者!!!(還有更多好玩「傑作」!XD)

朱大給我上「這堂課」我學了很多。

朱大,我錯了!我有眼不識泰山! (worship)

外國和台灣已有一些學校和組織,正嘗試走 Open Courseware 這條路。

MIT OpenCourseWare
OCW 開放式課程計畫
台灣開放式課程聯盟

剛巧我在回應網友分享「電子書」新聞,又在 Linux 的群組內回應一位中學生貼了他在公共圖書館的 Linux 中文書 (準備自學Linux)。

想要我希望各位香港的教育工作者,不論你是教局、教城、校長、教師、校工…… 希望你們能用心聽聽這個小人物的故事。

想當年(重覆一次,記得是「想當年」),中三時我開始自學電腦,從學校圖書館的書和慢到嘔的舊電腦,由零開始自學電腦,第一個月內已學了 DOS、寫了第一個自己想出來的 GWBASIC 程式。

在這半年內,我也借了學校圖書館的一本中文 UNIX 書來看 (一間沒 UNIX 用的中學,居然有一本 UNIX 書,還要是中文?!),。雖然當年 Linux 剛開始開發,但當時互聯網未在香港發達,看了 UNIX 書卻沒有實戰。

想不到幾年後,這些 UNIX 知識幫助我接觸 Linux,繼而學習其他不同自由和開放原始碼軟件 (Free / Open Source Software)。

現今的學校需要 open mind,讓學生自己主動學習才是王道。

也要提到芬蘭教育…… 香港有媒體談及過以上這些嗎 ? 相信香港教育界也沒有提及過這些。

有老師說:「老師們的製作(版權)是屬於學校的(甚麼?!為何不是屬於學生),所以要推廣和使用以上這些,要校長」。

我有個問題,為何會是由我去講?!而不是你們老師負起責任,在網絡或互聯網上聯合起其他學校有興趣的老師,去組織一個網上聯盟?!

教師把責任推及校長,校長教師又把責任推及教育局。(我不想問責,也不知道誰才負責。)

教育局除了推甚麼國民教育外,是否應先推「迎接未知的將來」的教育嗎 ?

根本香港教育電不電子化不緊要,重要是當局、該城、該校嚴重缺乏對將來和現今世界的情況認知,不知道這個年代,學生學習的東西,在他畢業是已不合用。

學生 24小時(OK,減回 6 小時睡眠,只有 18 小時)都是為課程和考試而看課程教的資料......

這是人的學校,不是機械人的工廠。

教局學校有心為香港打造良好教育,教育我們的下一代好好準備將來的來臨嗎?

Do I know ? I dunno.

在此我向少數我認識的,曾向學生教授課程外的事物和知識 – (真正的)通識、Boardgame、Linux、自由及開放原始碼軟件的現職或前教師(對!當然包括你、你、妳…….)致敬。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