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須國民教育

看見不少少談政治的朋友同學,也表態反對國民教育,尤其有小朋友的,一向政治冷淡,但這事已經去到大家的底線。

我反對國民教育科並立即撤回該科。

一來,國民教育並不全面反映現實情況,內容比例嚴重不平衝。

二來,根本以前的中國歷史科和每週一節的公民社會教育科,已經足夠。

三來,看見少數三幾個支持國民教育的人和機構,那些言論和行為令人覺得這個「國民教育」更加恐佈。例如一個 IT 協會的現任會長,同時是某位建制派立會候選人支持者,居然傻到找電視新聞採訪來大事宣揚自己為支持國教而絕食,忘記自己是會長和候選人支持者身份,嚴重影響協會 [1] 和候選人。這到底是加害於所代表的 IT 協會和所代表的立會候選人嗎 ?! 還是這個香港社會已經變成一言堂,可以咁樣強行 ?! 另一例子是某間電視台的時事評論 [2],內容這麼偏頗都可以播放出來 ?! 所以大家更有需要表達反對國民教育科。

[1] iProA 共同創辨人之一兼現任理事阿當,致互聯網專業協會現任會長 Witman Hung 的公開信
[2] 2012.09.03 ATV 1號台 18:40 ATV 焦點 – 利用國民教育為藉口在西方國家的支持下玩殘香港 National ED excuses to destroy HK (投訴表格)

反對香港政府設立德育及國民教育科

香港缺乏的是公民教育

「請勿隨地吐痰」
「請勿亂拋垃圾」

這些是廿年前香港大眾常聽到的宣傳,但近年大陸人來香港自由行,網上屢見不鮮的隨地大小便,反卻港鐵集中宣傳不要在扶手電梯上行走。

香港無需要作國民教育,中學教授中國歷史,了解每一個朝代的興衰,已能足夠了解和體會中華民族從遠古至近代的發展。而香港最需要的是,對旅客和大眾的公民教育。而有關對中國的認識,應該回復原有的中國歷史教育,教育中國歷史上每一個朝代的興衰。

香港的電子教學能有效改善香港教育嗎?

昨天孫明揚說電子教科書可打破書商綑綁式銷售,加上早前教育城推出一站式學與教資源平台

我可以說這兩個「計畫」也不能幫助或改善香港教育。我主張 Open Courseware,並以 Creative Commons 授權。還有,還可以 wiki 軟件作 web 共寫工具(教城,你的技術人員或顧問有告訴你嗎?)(我估你也不知道互聯網、自由軟件、自由文化能幫到甚麼)。

幾年前,我出席香港共享創意 (Creative Commons Hong Kong)舉辦的講座,邀請台灣的朱學恆先生來主講。120人的演講廳,只坐了30-40人。

直到講座開始,我也不知道他是誰?

「朱學恆?到底是誰人呀?!」

講座一開始,他先展示了兩三段影片,然後才開始正式講。

其中有這一個影片,名為 Did you know ?,是一段來自曾在外國教育講座播出的影片。

Did you know ??? 你知道嗎? 現在作者已經寫到 4.0 版本了,你看過未?(無?我不驚訝,只是你無知忙於跟課程教書,我明白,辛苦了。)

還有 Last Lecture 的 Randy Pausch 以及 Paul Pott 之路

講座後,我知道原來他是《魔戒》系列的台灣譯者!!!(還有更多好玩「傑作」!XD)

朱大給我上「這堂課」我學了很多。

朱大,我錯了!我有眼不識泰山! (worship) Continue reading 香港的電子教學能有效改善香港教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