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源碼社群工作2019

回顧2019年是我近年在開放源碼社群工作較多轉變的一年,主要是退出香港開源年會和完結一年領導GNOME亞洲區委員會的工作,展望來年能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改變我在香港社群的工作

年初我在準備今年香港開源年會的工作之時,亦同時在計劃開源年會相關未來發展的工作。除了協調新的東亞區社群會議合作外,亦細思如何能提升香港開源社群到另一個層次。

提升層次花了一季來計劃和反覆思考,起初計劃在2020開源年會改變不少做法和相關parameters,亦展開過初步洽談。到後來反覆考慮過近年開源年會遇到的一些factors後,最後在5月作出一個不容易的決定:退出香港開源年會,並通知了開源香港執委會,然後計劃另辦其他社群活動進行相關工作、新安排來提升層次。而Calvin主動帶領原本的開源年會,繼續協調新的東亞區社群會議合作。

一年GNOME亞洲委員會的領導工作

去年2018年台灣的Max幫忙再一次8月在台北辦GNOME亞洲峰會,在峰會前一個月,他找了我和印尼的Haris談,他決定結束多年他在GNOME亞洲委員會領導工作,想找我們接手。我表示Haris接手就可以了,我就不想轉換到領導角色。而Haris不想一個人接手亦生意繁忙,Max亦想借我在亞洲委員會的年資經驗幫助Haris。在討論後我同意做一年,然後在峰會完結後開了一個face-to-face meeting,一群亞洲委員商討後落實。

換了領導後,這一年主力由我不時遙距統籌亞洲委員會工作,而Haris除了從旁了解,更成功找了一個印尼城市辦2019年的亞洲峰會。在結束這年峰會後,我便不再帶領亞洲委員會了。雖然Haris提出想我繼續和他co-lead,我笑說起初我說過只打算幫忙做一年領導,如果他可以繼續帶領,就由他一個人帶就可以了。

初步展望2020

退出開源年會後,我只處理PyCon HK和Mozilla事務。在展開2020年PyCon HK的籌備工作前,我多了一些時間繼續思考和閒談發展方向。

近來我想到開源年會的工作是橫向、很闊的,而今年一直想的、需要做的是直向的、深度的。例如PyCON HK需要發展Python社群,我要先在較早時間嘗試建立Python社群。還有其他新舊開源社群,亦需要按情況和需要來或多或少幫忙合作專案(project)。這個新方向不會專注香港,而須顧及國際間和香港本地,透過我多方面的工作經驗,按不同project度身尋找較合適的project發展方向。

期望這新方向能提升層次。

【香港01】在香港開源年會前的訪問報導

五月尾香港01主動邀請我們做訪問,藉著兩小時閒談,我希望借報導在年會前吸納十個八個新人來參加。

香港是一個集中銷售部門的城市,因此十分缺乏一些非銷售的信息和活動,我辦開源會議的原因就是以少少力量,來填補這個大缺口。我想在香港本地參加開源年會,自己出手辦,便能如願參加。

「唔希望搞到叻人去哂外國」

記者用了我這句來做了 soundbite,可能記者都感受到近年人才流失。當時我想起一位香港開發者去了英國,在一間網站安全公司工作,便說了這句話。亦已知今年年會有兩三位本地講者和參加者,也在年會後離開香港,到歐洲和澳洲工作。

我自己也有到歐美工作的想法,從Beyond到日本以至家駒事件,我也明白理想也許和現實不同。雖然香港慢慢變得不是香港,但這刻還是有半點「香港是我家」的感覺,而且神帶領我偶然找到較合適的教會牧養慢慢栽培,亦擔心轉到外地後的教會生活。

三件事:Python、安全性、博出名

「曾試過用開源程式語言Python為客戶開發軟件,卻被質疑安全性不足,甚至被批評他們藉此「搏出名」。」

當天我簡述曾遇到幾件不同的事,報導中把當中三件串在一起,看起來加強報導效果,所以我想寫下這文來記錄沒詳細說明的部份。

十幾年前創業時,我曾到一個潛在客戶開會,推介採用 Linux 伺服器系統。但客戶的資訊科技主管說,開放原始碼會增加系統入侵機會,然後我已沒有打算會接到這個潛在客戶的單,便說教 Linux 的安全性是比專屬軟件安全,以及對用家有更多的好處。

去年初跟一位認識數月的好朋友見面,她一位從事資訊科技的朋友說,我做這些會議都是為了名聲。我心中對這說法,從空白到後來累積一點一點的不滿,第二天早上爆發了出來,也讓我失去當時最好的朋友。雖然我知道答案,我不是博出位。雖然我也知道可能因她朋友所言而導致壞事情發生,但我也一直不斷思想和檢視自己所做的,我是否真的「博出位」?我也思想自己在不同方面事情上安排,以及祈求這件壞事有一天能得到回轉,能得回一個好朋友。

去年接了一個 Python project 來做,取代原有以 asp 開發的程式。但聽說在客戶那邊的資訊科技部門,在會議上因保護自己工作,而說「怎麼有人會用 python?」,我沒想到十幾年前的情況仍然繼續。我心想,Google、Dropbox 在創業時已用 Python,又豈能說 Python 沒有人用?香港就是存在不少這種只用 Microsoft 專屬技術的資訊科技主管。

步往2018

我在今年年會開幕演說時,說到明年也會繼續年會。雖然回歸後20年來看見香港步入困難,近來我也感到心淡,不論是別人或自己辦年會,明年這些開源會議也必繼續。

延伸閱讀

香港01港聞 – 港企業不重視IT 辦開源年會自強「唔希望搞到叻人去哂外國」

Hong Kong Open Weather Data

Select_weather_data_to_change_Django_site_admin_-_2014-05-11_02.53.29

In Hong Kong, weather data is not ready for open, only 7 RSS feeds of latest news/updates from different weather reports are available on Data.One. which I presented at BarCampHK 2013, and announced my open source project hk0weather to be an interim solution of Hong Kong Open Weather Data.

hk0weather provides few open source web scrapers and parsers to scrap Hong Kong Observatory web pages, and parse data into useful machine readable data format.

Last week, I made parsed weather data stored to Django, so we can read data on Django web admin. And Hong Kong rainfall data is added to hk0weather early this week.

You are welcome to contact with me to look at demonstrations and develop your own front-end to use data produced by my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