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源碼社群工作2019

回顧2019年是我近年在開放源碼社群工作較多轉變的一年,主要是退出香港開源年會和完結一年領導GNOME亞洲區委員會的工作,展望來年能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改變我在香港社群的工作

年初我在準備今年香港開源年會的工作之時,亦同時在計劃開源年會相關未來發展的工作。除了協調新的東亞區社群會議合作外,亦細思如何能提升香港開源社群到另一個層次。

提升層次花了一季來計劃和反覆思考,起初計劃在2020開源年會改變不少做法和相關parameters,亦展開過初步洽談。到後來反覆考慮過近年開源年會遇到的一些factors後,最後在5月作出一個不容易的決定:退出香港開源年會,並通知了開源香港執委會,然後計劃另辦其他社群活動進行相關工作、新安排來提升層次。而Calvin主動帶領原本的開源年會,繼續協調新的東亞區社群會議合作。

一年GNOME亞洲委員會的領導工作

去年2018年台灣的Max幫忙再一次8月在台北辦GNOME亞洲峰會,在峰會前一個月,他找了我和印尼的Haris談,他決定結束多年他在GNOME亞洲委員會領導工作,想找我們接手。我表示Haris接手就可以了,我就不想轉換到領導角色。而Haris不想一個人接手亦生意繁忙,Max亦想借我在亞洲委員會的年資經驗幫助Haris。在討論後我同意做一年,然後在峰會完結後開了一個face-to-face meeting,一群亞洲委員商討後落實。

換了領導後,這一年主力由我不時遙距統籌亞洲委員會工作,而Haris除了從旁了解,更成功找了一個印尼城市辦2019年的亞洲峰會。在結束這年峰會後,我便不再帶領亞洲委員會了。雖然Haris提出想我繼續和他co-lead,我笑說起初我說過只打算幫忙做一年領導,如果他可以繼續帶領,就由他一個人帶就可以了。

初步展望2020

退出開源年會後,我只處理PyCon HK和Mozilla事務。在展開2020年PyCon HK的籌備工作前,我多了一些時間繼續思考和閒談發展方向。

近來我想到開源年會的工作是橫向、很闊的,而今年一直想的、需要做的是直向的、深度的。例如PyCON HK需要發展Python社群,我要先在較早時間嘗試建立Python社群。還有其他新舊開源社群,亦需要按情況和需要來或多或少幫忙合作專案(project)。這個新方向不會專注香港,而須顧及國際間和香港本地,透過我多方面的工作經驗,按不同project度身尋找較合適的project發展方向。

期望這新方向能提升層次。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