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件自由日 2007

上星期六參加香港地區的軟件自由日 2007,活動由籌辦開始,一直我對這次活動的期望不大。從街外人角度來看,一直也不知道是星期六或日那一天舉行,也不知道有甚麼活動,直至國際軟件自由日前三星期,才知道活動資料。而地區上的開源軟件社群及商業機構,同樣也是沒有一點消息,想盡早對外宣傳也不能。

當日我遲了十多二十分鐘到會場,一早帶備了手提電腦,打算坐在最後排一邊使用,一邊聆聽講座。

第一位來自警務處的講者,因為我遲到,所以我沒有意見。

第二位是來自大學的教授,他(很)簡要地講述該大學所使用的開源軟件,又說學生多在 final year project 使用開源軟件(我心裡懷疑他們當中有多少人真的使用了)。我忘了最後教授說甚麼讓我們繼續看看未來幾年開放源碼/Linux的發展吧,我心想,這句說話在很多年前其他人已在說。然後我細聲笑著地自言自語說:」教授…. 三年又三年啦 「,被身旁的阿 Ben 聽去了。 :p 我覺得如果教授好像多年前在某組織的AGM一樣,講說 eXterme Programming會比較好一些。

在中場休息時,我正在和相識多年的其他 Linux 用家朋友們交談時,有 「高級」 工作人員來到我們身旁,因某組織的講者因 「工事上堂」 而缺席,邀請我們當中某一位目前仍活躍社群的朋友上台講解 Linux Cafe 類似的東東,他很快便拒絕工作人員了,原因是我們不能(在沒有知會該會下)代表該缺席組織,如果替代該組織,在人事上又會事後被說閒話。之後,身旁一位該缺席組織的長期支持者(聽眾)向我們說:」他沒有來呀?我今天來只是想聽他的演講呀。」。

我才想起了,活動的議程和講者資料一直也沒有修改過,場內的單張也一樣,原本 Freefont 的講者,一個月前已改了由 zero0w 代表主講 – 沒有修改,仍是印著 Zunix Ling 的名字,而另外因工事缺席的講者,主辦者也不是在當日才知講者會缺席吧?

在小休十多分鐘後,估計有一兩成的人走了,而一位開設網站的朋友在活動重新繼續時,一直站立在我們後面看看還有甚麼可聽的地方,我深感到他對活動的不滿,因為他不了解活動內裡一些的事情,所以他對活動期望的高,和我們多人對活動期望的低不同。十多分鐘後我在場外聽電話時候,他出來對著我搖頭地苦笑一會後,便離開了。

這次的活動,我覺得真正切合活動主題的講者,只有 Debian 開發者 spacehunt,Francis Kam 和 Freefonts 的 zero0w。因為 spacehunt和 zero0w 是真正的自由軟件貢獻者,而 Francis Kam 在有限時間內很清楚地分享他所開辦的公司,如何使用開源軟件來提供商業服務的經驗。

活動後和多位朋友吃點東西,我才發現 LinuxPilot 免費贈送那一期是有一篇文章講述開源軟件的一些事情,作者還要坐在我面前,讓我不停地笑了文章內容好一會。後來我向另一位未看文章的朋友,講述我對文章中一些句子的見解。

在打本文前,我在台灣 Linux 使用者 planet 上,看見北京的活動資料,感觸良多,北京的朋友們好像辦得比較切題一點。

我覺得今次的軟件自由日,未能達到向公眾表達軟件自由的要求,也相信不少到場的外間人仕也感覺到有點不切題,也未能有效及正確地反映本地開源軟件及 Linux 社群情況。

值著這篇記事,我最希望的是將來活動可以改善。

Related posts

5 Replies to “軟件自由日 2007”

  1. Po多次

    我也來說幾句。第一個講者先簡介了Computer Forensics是什麼,然後指出開源軟件的好處就是不需用dongles,不過要看看那些開源軟件能否乎合Daubert Standard(http://en.wikipedia.org/wiki/Daubert_Standard),在法庭上能否令法官相信收集回來的證據。其實這位朋友需要的是免費軟件,或是dongle cracks。你沒有說個半句源碼開放對你有什麼意義。

    第二位講者的目光只放在用了什麼開源軟件,其實是不是先要看看開源軟件的趨勢,評估一下學生讀完三年之後在開源方面要有什麼的認識,然後才設計課程嗎?開源軟件除了是可以用,可不可以在教Waterfall Model時又討論一下Bazaar Model?談一下Distributed Software Development又如何?做programming多是做maintenance,有沒有拿開放源碼來做教材,教學生加加改改?講者列出了外國的開源MSC課程,是否應想想開源是可以教的?我其實相信有好些會學生們在final year project中做有關開源軟件的東西,因為我相信學生比教授更先知先覺。Stand on shoulders of gaints,做demo時都好睇D。

    我還想加多句,如果不是內行人,會搞不清為什麼一時叫自由軟件,一時又叫開源,一時就是自由和開源,應該花點時間簡介一下。有心的,可以討論一下中文的「自由」因為沒有free的含混性,「自由軟件」一詞是否可以多點使用?

    P.S. 我其實不太認識本地開源軟件及Linux 社群情況,在哪兒可以找到?

  2. 哥仔,你無嘢呀?
    你第一段話已經有問題啦,Software Freedom Day 係國際上一早定咗係每年九月第3個禮拜六舉行架啦,你自己唔關心就咪能係到亂閙人啦,收皮啦~

  3. F先生,我很早已從 SFD 網站知道 SFD 今年是九月第三個星期六舉行,但那不代表一定是當天舉行。而我所說的是我聽回來的,你只可以說我聽錯或記錯了。但如果你說我不關心,又亂說話,那是你的主觀感覺,而不是客觀回應。

    最後,你的“口語”回應實在是“你用手打出你想用口說的”,但你要小心地不要把口頭禪加了上去啊。

  4. 小兔黑黑,你可以透過參與不同的本地 Linux/OSS 社群組織來認識本地開源軟件及Linux 社群情況。例如 OAKA (oaka.org) 和 HKLUG (www.linux.org.hk),debian.hk,gnome.hk等等。而近兩年來,我個人則比較多參加 OAKA 的活動。